Friday, June 24, 2011

wee sing

6月24日

早上8点载深深去保姆家。
车上播着wee sing的歌。
刚好是最后一个track, 唱完i love you后就说good bye~
深深也跟着,甜甜地说bye bye。

我好喜欢深深用他那嫩嫩的声音说bye bye,还是眯着眼说的。


关于wee sing.
我个人很喜欢他们的音乐,百听不厌。
深深已经会跟着唱,还有比一些简单的手势。
因为深深每天都要呆在车上一些时间,所以在车上听一些音乐对他对我都很重要。
从以前的弟子规,三字经,唐诗,他学会称呼。
到现在的wee sing,他会乱哼乱唱乱比。

昨晚他又不要坐car seat了。哭哭啼啼后,又跟着音乐唱起来。
我和老公对望了一下,打从心里地笑出来。

Tuesday, June 21, 2011

20个月的点滴

好久没有记录深深的进展了.

1)进展最快的,应该是他的语言了.
从以前简单的称呼:妈妈,爸爸,婆婆,阿姨,姐姐,舅舅,阿麻,爷爷,阿米,抱抱,car, baby, nen nen 到最近的tiger, lion, bear bear, moi, beg, 阿公, 美美,bye bye, oi oi (睡觉),谢谢,要,不要, 有,鞋,cat, meow, woh woh (狗), 洗洗(洗手),bom bom (洗澡),尿尿。
是的,深深会表达要小便了。我们带他出外已经很少帮他穿尿片了。
那天要帮他穿,他还会推开猛说不要。可是老公硬硬跟他穿,结果,他真的等我们带他上厕所时才小便。
记得那天深深说要尿尿,我一时放不下手上的家务.没即刻带他上厕所.记忆中,不超过20秒,我跑去找他时,他已经站在厕所小便了.可是,他没有脱裤子....

2)深深的脾气越来越坏了。每次一不如他意就大叫乱踢。
每次他这样,我都用最轻的语气跟他说,叫妈妈,不要乱叫乱喊。
说好好你要什么。
重复了几个星期。前几天看到他的进步了。
他一叫,我看着他不出声。
他又自己静下来,然后叫妈妈。
希望他每次叫喊的时候会想到妈妈说的“有话好好讲,哭是没有用的”。

3)越来越不爱吃粥。
最让我头疼的是没blend过的粥他是不吃的.
问题是,他明明可以吃/嚼食物的能力,可是他就是不吃没blend过的粥.
面包,饼干,或我们吃的饭,肉,喂他,他都吃.
对于这个,我试了几次,打算下个星期起让保姆负责煮他的粥.
然后喂他没有blend的粥.因为,我真的没有能力和精力,将他的食品全部切到很小.
希望经过保姆一段时期的训练后,他会接受没blend过的粥.
到时我再自己煮回.

4)不知从何开始,深深晚上睡觉就一定要抱我的小枕头才可以入眠.
如果我抱着,他会过来伸手拉走,然后将他小小的抱枕塞回我的手中.
嗯,这个小枕头,我抱了十年了.每晚要抱着才能入眠.现在,这小子竟然打它的注意.
一开始,我还真不习惯.有时睡到半夜,趁他没抱,偷偷地抱回来.
有时半夜他吵要喝奶,打发他的不再是我的(.)(.), 而是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枕头.

放上一段前天带深深去浮罗山背吃榴莲的片段.原来深深和妈妈一样爱吃榴莲.哈哈!
旁边的antie一直笑着跟我说你孩子很爱吃榴莲哦!
妈妈忙着吃榴莲,双手都肮脏,没来得极拍深深拿整包榴莲来吃的照片.
其实他当天吃很多,而且多数都是苦的(因为妈妈爱吃苦的).还连续喝干了两杯水.

video

6月17日 再见我们的第一间家

6月17日

想好好纪录一下这个日子.
旧屋子正式转手了.
今天,我们不是主人了.
今天,也是我们租屋子的第一天.

除此之外,还有4个月,深深就要两岁了.
好快,好快.

Friday, June 17, 2011

是时候离开了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从澳门回来第一天就被老板叫进房间。
被他数我的不是。
听着一切不是我的错的罪名,我的愤怒一时无法控制。
现在才看清他的真面目。
其他同事做错的,竟然硬硬地套在我身上说是我的错。
身为策划游戏,我已经告诉他们千百次,可是他们还是做错,那就是我的错?
而且那些graphics,根本没经过我,他们就直接给他。这,也是我的错?
我第一次,大声地捍卫着自己的清白。
该说的我说了,一切也写在文件上。
他们还是做错。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他们的问题?
更生气的是,老板说∶ 不可以expect他们太多,因为他们只是diploma.
这跟是不是diploma有关系吗?
他是看不起diploma吗?
那我们的manager也只是diploma啊,却比他能干很多,比他高一级?

再来,他交给我一个project.因为没碰过。问他需要做什么。
他说你只需要做A.
好,我就做A.
现在,他讲我为什么没有做B, C, D, E, F.....
期间我问过他很多次,他都没说。
现在,才来数我的不是。

我很坚定地告诉他,我不会再帮他了。
我只会做回我本来的工 - 算术。
其他的,麻烦他不要再推给我。
他看我那么生气,只能接受。

刚好,前公司的老板问我要不要回去。
是冥冥注定的吗?

现在,每天来工作看到他的脸我就想吐。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没品的老板。

Tuesday, June 14, 2011

澳门(二)

早餐
开工了, 要set up machines了. 
 晚餐
这个钓鱼游戏很好玩, 现在玩不用钱,进赌场玩就要钱了.
 下面的游戏都是我负责策划的,是我们辛苦了4个月熬出来的. 看到它们可以摆例出来,心里真的百般滋味.
 第一天exhibition后, 我们跑去city of dreams看了龙腾3D表演MOP30, 好震撼的表演! 值得!
再跑去wynns酒店看喷水表演.

澳门(一)

好久没来update了.
上个星期五才从澳门回来. 累到半命.

每天6点半起身挤奶, 7点半出门. 就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多.
回酒店梳洗后还要出来去赌场转一趟, 因为回来还要写report,
做工期间还没得坐, 一整天走来走去.
由于我们的exhibition是在venetion酒店, 很大的酒店, 单单从大厅走去hall就要20分钟.
回来槟城后才发现脚指都起了水泡. 十只手指也很痛.
除了第一天到达时有些时间走澳门以外, 就没有机会出去走走了.

夜晚的大三芭, 有另一番味道.

 酒店大厅
Venetion酒店

Thursday, June 2, 2011

快离开了

离开要飞的日子越近,我越不安。

从生下深深的那一刻起,除了他黄疸要照灯和我上班以外,
我还没试过离开过深深的身边。
这次,竟然要我离开深深6天。

不知道深深会想念妈妈吗。
不知道深深在保姆家会习惯吗。
不知道深深睡前没有乳头会安稳入睡吗。
不知道深深会吃保姆煮的粥吗。
不知道没有妈妈的味道和声音深深会怀念吗。
啊!好多的不知道。。。
也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安然无恙地将我的奶运回来。

时间可以现在停止吗,那我就不需要离开深深了。
呜呜。。。很舍不得。。。